阿貴教授已經絕食靜坐一週,
因為我在請假期中,
所以一直都沒有去陪坐。

但是今天台教會號召千人手牽手包圍立法院,
希望補正鳥籠公投,
希望讓阿貴教授看到有很多年輕人站出來,
讓他願意停止絕食。

看到阿貴教授被攙扶著去上洗手間,
看著他的身影,
忍不住就哭了。

為什麼還有那麼多台灣人不知道阿貴教授在爭取的是我們跟我們後代子孫的活路?
開放中國學歷之後,
我們的孩子將要怎麼辦?
台灣的競爭壓力已經如此之大,
憑什麼中國學生過來考試還可以加分?
我們的孩子將要怎麼辦?

為什麼補正公投這麼重要?
因為現在的公投門檻太高,
可以公投的議題又受限,
唯有公投補正,
我們才可以全民自己決定台灣的未來。

當你還在叫小孩要去補習的此刻,
你應該首先了解到,
補習是不能保證你的孩子未來可以有大學可以念,
補習是不能保證你的孩子未來可以有好的工作機會。

今天,
我看著阿貴教授的身影,
我真的無法忍住自己的淚水。

繞行立法院一週之後,
我們看到的不止千人,
大家吶喊著要保衛台灣。

最後回到出發點,
大家坐下來,
讓阿貴教授看到有年輕人走出來了,
他終於首肯去台大做身體檢查,
並且宣佈,
如果他不能回來繼續絕食,
那麼將由另一女教授來接力絕食,
直到台灣人覺醒,
直到,
台灣的年輕人覺醒,
直到台灣的年輕人了解到,
今天阿貴教授這些前輩在努力的不是為了他們自己,
而是為了台灣的未來,
為了年輕人的未來。

昨晚,
芃芃畫了一張明信片要送給阿貴教授,
我掃瞄之後,
今天已經託工作人員轉交給教授,
希望他有收到,
這是一個孩子的童言童語,
也是一個孩子對他的感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芃琳 的頭像
芃琳

大頭娃的窩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